失明者的独立出行计划

浏览量:15 次


5月25日,陈瑾在志愿者的看护下尝试独自穿过十字路口。


5月24日,视障学生们在开营仪式上宣誓,他们将要独自出行。



5月26日,视障学生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努力,喝到了自己做的咖啡,他开心地笑了。


5月25日,在城市行走任务中,视障学生们尝试乘坐公交车。


5月25日,在城市行走任务中,导师杨青风用盲杖当教具,手把手地教给学生独自通过十字路口的要领。


5月26日,在终极考核科目,视障学生们在听考题。这是他们使用手机的方式,所有的操作依靠听力完成。

  12名视障学生在导师的引导下,独立完成校园探索、城市行走等任务

  独立出行,对视障者来说,意味着摆脱束缚,不再完全依附于别人,自信也会随之而来。“金盲杖视障奇葩成长营”活动中的12名视障学生将第一次拿起盲杖,前往陌生的目的地,独立出行,实际上是为他们打开一道心门。

  “看不见了,那就学习一套新的出行本领重新来过,过另一种人生。”“金盲杖”发起人杨青风对学生说。

  5月24日下午两点,气温高达35℃,烈日把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的教室照得透亮。507教室内,12名学生和1位老师围坐一圈,正在进行着一场计划——独立前往陌生的地方。这13名师生都是视障人员,有人从出生起失明,在没有光的世界里生活至今。

  24日至27日,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的12名视障学员将在导师的引导下,第一次拿起盲杖,前往陌生的目的地,他们要独立完成校园探索、城市行走等任务。

  “熟练了就比较自信了,越走越快”

  25日上午,12名视障学员从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出发向木樨园桥行走。他们手持盲杖,在盲道上边探路边前进,每位学员之间都保持一定距离,模拟独立出行。一旁的导师也是名视障人员,当有的学员在行进途中遇到凸起的台阶,不敢向前时,导师和志愿者会给出提示,鼓励学员迈过了障碍物。

  这次活动名为“金盲杖视障奇葩成长营”,是中国内地首个由视障者发起,意在提升视障群体独立出行能力和自信的公益项目。项目由声波残障社会服务中心主办,联合各地学校、残联、公益组织,面向视障学员,由具有出行经验的视障者担任导师,带领视障学员通过逛街、乘坐公交或地铁、购物等方式,帮助视障者逐渐掌握独立出行的技能,获得独立生活的自信。

  当学员们过马路时,有的红绿灯没有提示音,他们就根据车流行驶或静止的声音,以及导师的指导,依次安全通过了马路。“这是我第一次自己走这么远,刚开始有点慌,后来熟练了就比较自信了,越走越快。”学员李祎晴告诉记者。

  视障者独立出行可以改变公众认知

  视障者独立出行的意义是什么?开营仪式上,这个问题一经抛出,引得现场的12名视障学员陷入了思考。

  “如果我们不能独立出行,会怎么样?”“爸妈跟着,不能自由地约会。”一名学员的回答引得在场众人放松地大笑,现场气氛活跃了不少。

  “金盲杖”发起人、先天双目失明的杨青风解释道,社会公众对盲人群体的传统认知是盲人难以独立出行,需要别人照顾。这一刻板印象的正面影响是给盲人带来了社会帮扶,但长远来看,善良的初衷带来的不一定是有利的结果。盲人因此失去独立生活的自由,一些工作单位也不敢雇盲人,觉得盲人无法独立上下班。

  如果盲人能够独立出行,就能摆脱束缚,生活不再完全依附于别人,自信也会随之而来。因此,活动看似在培训视障人独立出行的技能,实际上是为视障者打开一道心门,注入新的生活动力。

  “看不见了,那就学习一套新的出行本领重新来过,过另一种人生。”杨青风对学生们说。他认为,在越来越多的视障者独立走出家门时,公众将改变对视障群体的认知,也会促进公共场所无障碍设施的改善。

  在训练中选择视障者作为导师也有着特殊用意。导师王志华告诉记者,对视障者的定向行走培训并不稀奇,残联已经开展了多年,但很多培训采用非视障者担任教师,造成视障者只能学到一些技术,甚至觉得老师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,仍然缺乏独立出行的信心。后来他们发现,采用视障者之间相互影响的方式,更容易让刚开始学习独立出行的视障人员接受并建立信心。

  ■ 人物

  杨青风:打开通向正常生活的窗户

  在同事王志华看来,“金盲杖”创始人杨青风是个性情中人,只要选定了一件事,他就会奋不顾身去做。

  2009年,29岁的杨青风和另一位盲人伙伴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,他们要相伴从成都一路盲行,搭车去拉萨。“当时没多想,觉得文青们经历过的我也想经历一次。”杨青风笑着说。

  杨青风回忆,他们中途在四川巴塘下了车,两人都出现高原反应,感觉天旋地转,抱着背包蹲在路边忍不住呕吐,四周一片寂静。

  拉萨的旅途用了10天左右,虽然失去了视觉,但杨青风凭借听觉和触觉依然“看”到了沿途的风景。他记得乘车翻越“康巴第一关”折多山时,汽车盘山而上,两边的脸颊轮流受着阳光的炙烤,凭借皮肤对温度的感知,他觉得太阳离他很近。他还摸到了冻土层泥土中的小冰晶,听见远处水流沿着冰川而下落入山谷的“隆隆”声,以及高原凛冽的寒风吹过经幡的声音。

  这一次川藏之行对杨青风而言有着里程碑式的人生意义,也为他多年后创办“金盲杖”成长营埋下了一颗种子。

  “盲人也要走出来,很多事情如果不去试,永远不知道结果,活在安逸的想象中会封闭你。”杨青风在经历川藏行后更加坚信了独立出行的意义。对盲人而言,独立出行看似是一种技能,其实更是精神的延伸和拓展,它帮助盲人摆脱依赖他人的“枷锁”,实现生命的独立与自由。

  “盲人就只能在家呆着接受照顾吗?”杨青风反问。他说,社会对盲人群体的刻板看法并非无法摆脱,独立出行就是摆脱命运安排的开始,它打开了一扇通向正常生活的窗户。“只要敢于迈出独立出行的第一步,人生就真的可以独立。”

  2018年,杨青风正式创立“金盲杖视障奇葩成长营”。目前“金盲杖”活动已经在南京、烟台、长沙开展了3届,超过35名视障者实现了独立出行的愿望。

  A12-A13采写/新京报记者 黄哲程 摄影/新京报记者 吴江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失明者的独立出行计划